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今日舆情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 > 正文

当年“虎烈拉”为何肆虐北平?

时间:2021-10-13 14:50 来源:网络整理

  1943年的8月,巨大的阴云突然笼罩在了北平的上空,在日本侵略军占领下的这座古老的城市,发生了导致数千市民死亡的“虎烈拉事件”……78年过去,今天已经很少有人记得这起惨剧,但在很多经历过那段岁月的老北京人的回忆录中,我们依然可以体会到那可悲和可怖的一幕。

  

  老北京防疫逐步推进

  辛亥革命后,清帝退位, 中国商务时报网,新建立的国民政府逐渐开始推进一系列适应世界潮流的改革。卫生防疫工作是重要的内容之一,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像北京、上海、南京这样的主要城市都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以北京为例,由市政机构和官办医院主导的对各类传染病的预防工作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华北地区历来是传染病的多发之地。二月到五月流行的天花、二月到四月流行的白喉和脑膜炎、三月到七月流行的猩红热和回归热,四月到七月流行的斑疹伤寒, 法眼资讯网,七月到九月流行的霍乱、伤寒和痢疾,秋冬时节随时可能暴发的肺鼠疫……简直没有一刻消停的时候。所以,民国后,对传染病的防治工作被当时北平市政府列为重中之重,最具标志性的便是在东四牌楼北十条胡同开办了传染病医院。按理说这里人口稠密,并不适合传染病医院的设立,但考虑到“现在社会风气尚未大开,地点愈远恐人民愈不愿就诊”,故作权宜。几年后移至天坛的神乐署,后因就诊人数的增多和天坛过于偏僻,又迁至朝阳门内南小街陆军军医学校本部,天坛的神乐署改成临时防疫医院。

  1918年,内务部于传染病院内附设传染病研究所,并添设中央卫生试验所,一年后在其基础上成立了中央防疫处, 中国海岸新闻网,这是中国专设防疫机关之始。中央防疫处占地八十余亩,“除办公室、图书室、售品室外,技术室连亘数十间,内有锅炉房、培养基室、试验室、分装室、疫苗室、结核素室、血清室、鼠疫疫苗室、检查室、冰室、汽火室、冷藏室、动物室、疫苗室、狂犬病疫苗室、药品器械库等”,技术设备在当时可谓先进而完善。

  随着医疗设施的完善,针对各类传染病的预防工作也得到有条不紊地推进,以免费的种痘为例,1910年北京官方才逐步推进,到1932年北平市教育局卫生教育委员会已经决定在全市各中小学校中一律施行。此外各种舆论宣传也加紧跟上,除了媒体报章之外,宣传种痘的传单、标语和种痘券也都由各自治坊分发给居民,甚至还在每周二由北平广播无线电台进行宣传,这样到1937年的春季,原本预计的种痘人数为7万人,实际达到了105248人, 中国创新企业网,可以称得上成就斐然了。

  除了上述预防手段外,在应对突发情况上,市政府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就,比如要求执业医生每周将各种异常症状向卫生机构汇报,这样一来,当周边地区有疫情发生时,会采取紧急的应对措施。1918年初春,通县突然发生了鼠疫,内务部立刻在各城门增设卫生队兵,对进城的行人进行检验,铁路局也在车站派检疫医官和卫生巡警或设立防疫检查所, 河北资讯网,检查来往旅客;还临时筹建卫生警察,分配至各冲要地方执行公共卫生事务,遇有暴死者,即使没有检查出病菌,仍然为谨慎起见,将死者的同居人送往传染病医院进行诊断……可以说,正是上述一系列的工作,使得民国后的北京城在二十多年的时间里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恶行传染病流行。

  这一切,随着卢沟桥上的枪声响起,被侵略者的铁蹄无情地踩断。

  

  日军打着“医治”的旗号作恶

  日寇占领北平后,对这座伟大而古老的城市除了掠夺和抢劫,没干过一件好事。市井萧条就不用说了,所有原本的现代化进程一律被硬生生斩断,卫生防疫工作自然也在内——侵略者怎么可能关心被占领区人民的死活。北平的城市卫生每况愈下,街头巷尾充斥着粪便和垃圾,到处蚊蝇麋集,臭气冲天,很多已经销声匿迹多年的传染病又重新流行起来。“虎烈拉”的突然暴发,就成了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虎烈拉”就是霍乱,因其传染迅速,死亡率高,一旦流行起来势如猛虎而得名。其病原体是霍乱弧菌,症状是日夜不停地腹泻、呕吐, 中国健康新闻网,大便稀得像米泔水一样,浑身痉挛,手足发冷,接着因为体内大量失水,故眼窝凹陷,手指和脚趾干瘪,如果抢救不及时,很容易导致死亡。北京文史学者王永斌先生在《老北京五十年》一书中回忆:“石景山制铁所数千工人闹霍乱,死亡2000多人,而全市有多少人得此病,死亡多少人,因日本侵略者封锁消息,就无法估计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